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算是一个晚睡党的福利???

青黄,ABO

实在懒得捉虫了,先就这么着吧,有问题再改。

————————————————————————————    

    17岁的黄濑凉太,迎来了他的第一次人生发情期,就在这个体育场的临时换衣间里,他的Omega荷尔蒙崩塌得一塌糊涂,带着难以抗拒的诱惑,仿佛撩人的手掌,挑拨着就站在隔壁间的青峰大辉。

        明明跟平时一样,只是出来One On One 而已,出门之前,黄濑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现在的他眼神迷茫,脸色微微酡红,因为情欲的影响,他微微欠着身,一手撑在隔间的墙壁上,另一只胳膊将本来快要脱下的衣服,缓缓拉上肩膀。

        青峰明显感觉到空气里有某种东西在骚动,作为一个正值青壮年期的Alpha,这种味道,最熟悉不过。他赶忙打开自己的隔间,转而站在黄濑的隔间门口,敲了敲门:“黄濑,黄濑你没事吧。”

        黄濑没有回应他,准确的说,是他没有力气了,他本来想要起身去开门,刚一用力,整个双腿就瘫软下去,唇齿间溢出短暂又急促的呻吟声,这个鬼样子,黄濑反而不想让青峰看到了。

        青峰大辉转身去挨个检查男更衣室里所有的隔间,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只有他们两人。本来这个体育场就年久失修,来的人很少,更何况今天还不是周末。青峰起身把更衣室的大门反锁起来,又回到黄濑隔间的门前。

        “黄濑”他压低了声音:“你开门,让我进来。”

        门口的Alpha气味,透着门缝席卷了自己的身体,黄濑被干扰得更加难耐,想要被触碰,被轻吻,被占有,他的双腿微微颤抖,前段的性器已经挺立地笔直,把裤子撑了起来,身后的某个地方,开始有规律地一张一合,该死,身体越来越炙热,他觉得自己快要燃烧起来。

        青峰等了半天,得不到黄濑的回应,只有空气中越来越浓烈的气息让他感到事情隐隐不妙,来不及多想,他抬脚,砰地一声踹开了隔间的小门。

        “黄濑!”青峰本来想用尽最大的理性让两人保持在可以交流的清醒状态,不想因为这种纯粹的A/O定则破坏了两人一直以来良好的关系,黄濑信任自己,自己并不想伤害他。

        他将黄濑从地上抱起,黄濑动情的模样让他的步伐都开始变得不那么沉稳,甜美的气息扰动着自己的感官,青峰迫使自己保持冷静,将黄濑推到隔间的墙壁扶好,他凑到黄濑的耳根处,能听到他浅浅的抽气声。

       “听着,黄濑,我不想伤害你。但是你现在发情了,我能给你标记让你暂时安静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青峰说。

        怀里的人却并不是这么想的,他现在的激素水平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撩起衣服,难捱地扭动,无意识地想要揉搓自己的胸口,小腹,甚至是已经肿胀的下身,空虚的后穴已经开始微微抽动起来,大张大合,他已经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肢体。

        最终,双手揽住青峰的脖子,将他拉向自己,黄濑送上自己烧得滚烫的唇,Omega甜美的气息比美酒还要醉人,青峰勉强维持的冷静实在是没办法继续维持,只能分崩离析,两人唇舌交缠,青峰搂过黄濑的腰,让他靠向自己,整个隔间里充斥着狂野又激情的气息。

        激素折磨着黄濑,他太过渴望被人接近,被人抚摸,他覆上青峰的手,引导他伸向自己想要被触碰的地方。青峰的手凉凉的,摸过的地方都让他觉得无比舒服,让他再也不想离开,割舍自尊和最后的理智,他双腿缠上眼前人的腰:“小……小青峰,我……我想要。”

        青峰一手揽过他的屁股,为了不让他滑落,黄濑的背部抵在墙壁上,省去了青峰不少力气。黄濑伸手帮青峰脱掉他已经换好的球服,两人的唇瓣在短暂的分别后又立刻咬合在一起。

        隔着裤子,青峰已经感受到黄濑后面早已变得湿漉漉,他放下黄濑,将他翻了个身,改为面朝墙壁趴着,一手捉住他的双手手腕摁在头顶,青峰的另一只手下移,扯下他的裤子,黄濑非常配合,一副发情的模样,早已忍得不耐烦。

        “小……小青峰,我要你……快……”断断续续的音节从黄濑口中吐出,他也不知道自己具体在说着什么,只有欲望支配的头脑昏沉到了极限。

        青峰将手探进了黄濑的后穴处,那里的液体都已经渗出,牵出一条亮亮的银丝,沾到了青峰的裤子上,青峰抬起手指,抹到黄濑的腰上,随即褪下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他早已狰狞肿胀的性器,来不及跟眼前的人再玩过多的花样,青峰知道两人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带着侵略和占有的意味,那直插到底的坚决和彻底。

        “啊……啊啊啊……”空虚的后穴被滚烫的性器充满的快感席卷了黄濑的整个身体,黄濑很快就适应了撑开的痛楚,本能就是这么可怕的东西,黄濑的脑海里,现在只想被狠狠地贯穿,想要被干到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深处,从生理到心理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对,没错,其实自己就是喜欢小青峰很久很久了,渴望被他占有,渴望被他贯穿,虽然黄濑知道,自己利用发情期来诱惑他也许不对,不过他并不是刻意而为。

        两人都已经适应得差不多,青峰开始抽送自己粗长的性器,每一下都狠狠地插入,又凶猛地带出,他呼出的热气打在黄濑的脖子上,黄濑随着他的动作无意识地扭动着身体,他的甬道又热又紧,青峰被他夹得苦不堪言,再这么下去,估计马上就要缴械。

        青峰咬起他的耳朵,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放松……我都要被你夹丢了……”嘴上说着,下半身却并没有任何松懈,每一次都狠狠捣向他的身体最深处。

        黄濑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刚张开嘴,就有手指塞了进来,追逐着他的舌头,玩起了你追我躲的游戏,他根本发不出完整的声音,青峰只听到唔唔唔的喘息声,他开始放慢节奏,专心进攻一点。

        “就这样……小……小青峰,小……不……再快……再快一点……”

        没有理会他的胡言乱语,青峰感觉到黄濑的后穴收缩地越来越频繁,知道这次大概是快了,他开始恶意地顶弄,快进快出,黄濑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音调拔高,被撞击地犹如大海里的浮舟。

       “啊……啊……唔啊……”拔高的音调终于找到了突破口,黄濑大叫出声,前端一股股的白浊射到墙上,后穴紧缩,青峰也终于忍耐不住,闷哼一声,深深捅进他所能触碰到的最深处,将黄濑牢牢固定,炙热的液体喷薄而出。

        青峰的射精足足坚持了几分钟之久。在这段期间,黄濑慢慢失去了力气,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青峰扶住他的腰,完成了整个射精的过程,然后他抽出了还留在黄濑体内的性器,随着性器的拔出,精液从后穴滴落,沾到了黄濑的裤子上。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交媾,两人久久不能平静,胸膛仍然不停地起伏,在等待缓和。

        总算能够理智下来了,青峰小心地擦去一切可能留在外面的痕迹,帮黄濑穿好衣服,整理完毕一切该整理的东西,他背起了仍然虚脱无力的黄濑。

        ”黄濑,黄濑。“体育馆外的凉风吹到青峰身上,他现在总算是恢复了应有的理智。背上的人哼哼了一声,表示他在听。

        黄濑的发情期还长,这只不过是第一轮而已,接下来的几天,黄濑的身体随时可能再次发情,他会越来越需要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自觉地把这个问题揽到自己身上,青峰现在也不想去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总之,这样好像不坏啊。

         青峰开口道:  ”我带你去我家。“

        ”嗯。“

——————————————————————————END

评论(25)
热度(244)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