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青峰豹化paro(上)

    埂子这个是我提了一下,跟大利两人讨论之后才正式决定写出来的。大致设定:青峰是可化为人形的黑豹,他的家族被另一股势力灭绝,逃到了人类社会;而黄濑是普通人类设定。黑豹有成年发情期,这里写的是青峰的发情的时候以及相关的故事。(大家原谅我的恶趣味吧_(:з」∠)_)


     @大利才不是巧克力 试着写了结尾部分,设定是青峰复仇后。【传送点这里】

    她写了虐那我还是来点甜的好了?www

    ————————————


    醒着的时候/只能幻想/而梦却在睡着的时候来访       

     ——AiQing


    黄濑单手背着画板,另一只手放在风衣口袋里,在没有路灯的街道上慢慢行走着。


   虽然还没有黑透,夜空中却早已亮起了星星,天边,最后一抹光亮以可见的速度在消退。


    黄濑享受着难得的惬意。灵感是宝贵的,并不是每天都有,他要抓住每一个有灵感的时间,这个季节,没有夏夜扰人的蝉声,没有冬夜拂面的寒风,是黄濑最喜欢的季节。


    转过这个弯,再往前走几步就能到画廊门口,黄濑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却在下一次迈步前,停了下来。


    画廊的门口,趴着一个人。


    黑漆漆的巷子里,一个人以这种诡异的方式躺在自家门前,是非常恐怖的情景,如果不是熟悉这个背影,黄濑大概会在第一时间捂住自己的嘴抑制尖叫声,但他却在还没反应过来前放下了画夹,迅速蹲下,将地上的人翻过身来。


    并不需要探测他的鼻息,在黑暗的场所里,耳朵就会变得异常灵敏,黄濑能听到地上人那浅浅的呼吸声。


    是他吗?那个谜一般的青年,青峰大辉。


    来不及多想,黄濑将他架起,扶上二楼,小心地避过随意散落在地上的石膏像和草稿,将他躺好放在沙发上。打开电灯,黄濑仔细查看着青峰的情况,他似乎陷入了昏迷,黄濑将手伸到他的额头,烧得厉害,却没有发汗。

    

    黄濑意识到,这种长时间的干烧会烧坏他的脑子。


    翻出医药箱,黄濑好不容易找到之前吃剩的一颗退烧药。深度昏迷的青峰并没有配合他的能力,黄濑只好用口将药度给了他,然后他起身去了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些冰块,装好放在青峰的头上,进行物理降温。


    事实上,他是一个自由画家,刚从外面写生回来。他有一个画廊,就在这条巷子的最深处,一楼放的是自己跟朋友的一部分作品,二楼则是自己的工作室。


    画廊很偏僻,基本上只有熟客,有一天,店里却来了个从没见过的生人,他在一张画前停留了很久,然后指着它问了黄濑。


“这个,你在哪里见到的?”


    画上的是一只浑身是伤的黑色猎豹,正蹲在一块石头上舔舐自己的伤口,然而他眼里闪烁的光芒却是异常凶狠,仿佛青色的火焰一般夺目。


    黄濑摇摇头:“我没有亲眼见过,是梦到的。”


    青年若有所思地望着他,最后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就这样离开了,黄濑只把他当成了一般的客人,并没放在心上。


    事实上,最近,他一直不停地梦到自己身处在一片大草原上,还有一只黑色的猎豹,每次醒来,只有一些零星的片段在眼前闪过,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这只黑豹被另一群肉食者追逐着,虽然最后获得了胜利,同时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伤的很重,可是他的眼神却异常地凶狠,,像一道青色的极光一般穿透了黄濑的梦境,然后他醒来了。这个晚上,黄濑再也没能睡着,后半夜,他索性起身,将自己梦到的这个场景,复刻到了纸上,签上名的时候,黄濑笑着摇头,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会有黑色的豹子呢?


    第二天,这个青年却再次来到了他的画廊,坐下对黄濑说:“你还梦到过什么。”

    

    黄濑突然反应过来,他指的是画里的那只黑豹,觉得奇怪。他为何会对自己梦到的这幅画,如此有心?


    不管怎么说,能有人愿意相信自己并没有撒谎,黄濑也乐得分享,将自己梦到的内容和盘托出。说了个七七八八,黄濑嗓子有点难受,起身去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发现青年已经不见。


     不相信自己所以走掉了吧,黄濑摇摇头,上楼了,以为他不会再来。


    两人熟络起来居然是如此的自然而然,尽管青峰就像一阵风,来无影去也无踪,黄濑奇怪的梦境却并没有停止过,总有新的片段撕裂般出现在脑海里。

    

    所以两人聊梦,聊到实在没话可聊,青峰就跟着他上楼,坐在一旁看他画画。黄濑一直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只是,在他没有提起的时候,自己也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沉默,直到今天,他趴在了自家画廊的门口。

    

    黄濑走进沙发,再次看了看青峰,确认他的情况。他的嘴皮干枯,看起来并不好,黄濑转身从医药箱里拿出了棉签,蘸上水想要去帮他湿润嘴唇,却被突然睁开的眼睛和扑过来的身影吓了一跳。


    “啊……!”黄濑退后一步,却还是被青峰扑倒在地,他的身体依然很热,黄濑感觉到胸口传来一股沉甸甸的暖意。

    

    这团沉甸甸的东西蹭了蹭他的胸口,黄濑能感觉到他的本意是要从自己的身上离开,却因为有点力不从心,最后只是撑起了半个身体,对上黄濑的眼睛:“我很危险,黄濑。”


    “现在。”

    

    黄濑明显感觉到,青峰的眼神变得可怕起来,他的瞳孔突然变成了一条细线,继而又慢慢扩散成圆,就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眼里突然闪出青色的火光,那感觉,黄濑似曾相识。


    就好像是……自己每晚梦到的那一头黑豹。


    黄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之前,他被抱起扔到沙发上。青峰压了下来,开始啃咬他的脖颈,撕扯他的衬衣,这种啃咬并不装腔作势,而是真的会带来痛楚,留下痕迹的那一种。

    

    黄濑痛得抽气,扣着青峰的肩,用尽全力将他推到沙发下,同时他将一杯水狠狠泼在了青峰的头上:“你疯了吗?”


    青峰起身又将他压到了沙发上,控制住他挣扎的双手,当黄濑仰起脸的时候,他准确地俯首扑捉到了黄濑的唇,吻了下去。

    

    他的舌头上带着倒刺,舔舐着黄濑的唇齿,甚至是口腔,带着些许疼痛感。黄濑痛得挣扎,双手使不上力气,他只好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青峰吃痛地缩回了舌头,就在黄濑以为自己得以解放,柔软的舌尖又再次进入,舔舐着自己,倒刺缩回去了,这一次,他的动作非常轻柔温和,带着些许的讨好意味,这让两人的这个吻瞬间色情起来,唇齿摩擦间,唾液湿润发出的声响撩拨着两人的神经,黄濑觉得整个口腔都开始发麻。


    青峰突然放开了他,再次直视着黄濑的眼睛,黑色的耳朵已经从头上冒了出来,带着些许黄色杂色的尾巴正在黄濑的腿间扫来扫去,总觉得事态的发展变得失控,黄濑心慌意乱地别开脸,不想去对视他的眼睛。他真的是兽类,不用多想,黄濑也能猜到,他还是一头,进入了发情期的危险黑豹。

    

    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啊?还是在这个该死的万物复苏的季节。


    “我……我忍不住了。”说完这句话,青峰将头埋在黄濑的颈间,猛地吸了一口气,开始新一轮的啃咬,这次他好像控制住了力道,黄濑感觉到没有那么疼痛了,只听见颈间传来模糊的声音:“我保证,不会弄伤你。”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97)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