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青峰豹化paro(下)

  两人开始新一轮的接吻,黄濑已经几乎放弃了反抗,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觉得害怕…毕竟对方是如此可怕的大型兽类。

 

    对方的身体彻底伏在自己身上,黄濑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大腿处被一根滚烫的东西抵住。万一对方控制不住变成了兽型,自己岂不是分分钟命丧黄泉,想到这里,他反射性地想要推开身上的青峰,却立刻被对方狠狠啃咬了一口。

 

    痛!黄濑还没来得急心疼自己,衬衫已经被解开,胸膛刚感到一丝寒意就立刻感受到了沿着胸口滑向腹部的湿吻,舌尖在肚脐眼稍作停留,打着圈讨好他的样子,此时,青峰的尾巴也绕道了前方,从黄濑的胸口细细扫过,重点开始挑逗他的乳头,又痒又酥的感觉让黄濑很快忍不住呻吟出声。

    

    然后,青峰的手滑到了他腰部,伸进裤子里,稍稍一用力,就着外裤和内裤一起被扒了下来,身体之间的摩擦,黄濑的体温明显被对方带动得有所升高,青峰自不用说,发情期使得他浑身滚烫。两人勃发的性器接触到一起,黄濑明显感觉到青峰本就硕大的地方,又粗了一圈。

 

    但是,先投降的那个,绝对不会是青峰。他用他愈加粗硬的性器,反复摩擦着同一个地方,黄濑的表情很快就变得就要哭出来,绝对不是难过的要哭,其实他是很舒服的。

 

    果然,很快黄濑就喘息着射了出来,他的身体不断痉挛着,直到所有液体射完前,青峰都紧紧搂着他,甚至用尾巴尖轻轻扫着他私密的地方,以示安抚。

 

    黄濑的脸颊带着一抹浅红色,他正在试图平静自己的呼吸,明明发情到忍不住的那个人是他,他却还想着讨好自己,心里突然有点暖暖的。

 

    青峰已经忍了够久,没过多久,他起身将黄濑翻了过去,跪伏在了沙发上,开始舔舐着黄濑的后颈,同时牢牢摁住了他,就着刚刚射出来的液体,试探了几次后,找准了位置便狠狠地贯穿了进去。

 

    “啊……啊!”毫无准备的黄濑发出了哀鸣,突然的进攻让他痛得全身都开始一阵阵地发抖。好痛,后面下意识地狠狠夹住对方的性器,想要将其挤压出去,但是好像起到的作用完全相反。

        

    青峰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慢慢地抽出些许,一手揽住了黄濑的腰,阻止了他向前爬的举动,又狠狠地重新进入到更深的地方。黄濑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要逃脱这种深入的侵犯,但那是不可能的。几个回合下来,他的全身都软了下来,失去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青峰终于松开了他,试探性地抽动,缓慢摩擦,想要找到那个可以让他得到欢愉的地方,直到黄濑突然蜷起身子,唇齿间溢出不可的呻吟,不自觉地配合着身上人的动作。

 

    黄濑把头深深埋进臂弯里,紧紧闭着眼,根本不敢睁眼。光是想象着自己怎样被侵犯到深处,就像动物一样被人从后方狠狠贯穿,就已经让他脸红地几乎崩溃。

 

    青峰反复摩擦着他的敏感点,只是速度越来越快,黄濑的快感被一层层激起,很快他就开始口齿不清地呜咽,前端在沙发上摩擦的快感也刺激得流出不少液体。

 

    突然,青峰伸手将他翻成跟自己面对面的姿势,突然被光刺激到眼睛的黄濑试图用手遮住眼睛,却被扣住压在身边,青峰迫使他跟自己四目相对,坚定地持续抽动着,直到黄濑再一次释放。他的后穴紧紧地绞住青峰那狠狠进入他深处的粗大性器,青峰的瞳孔突然变成了线状,他仰起脖子,也低吼着射了出来,黄濑感到背部一沉,是青峰的身体砸了下来。

    

    热流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结束的时候,青峰昏睡了过去,黄濑摸过他的额头,确认烧已经退去后,从沙发上抽身出来,忍痛去洗澡,后方因为长时间的撑开而暂时无法合拢,快感过去后,火辣辣的疼痛感才正式体现出来。

 

    等黄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沙发上伏卧着黑乎乎的一团。他凑上前去时,感受到风声的青峰抖动了一下耳朵,并微微扫了一下尾巴,并没有睁开眼睛。黄濑心想,这就是青峰的完全兽化状态吗?壮年期特有的光亮柔软的毛发,全身黢黑只有尾巴上稍有几缕金黄的杂毛。

 

    青峰似乎是累坏了(与其说是累的不如说是憋的),胸膛正在有规律的起伏着,睡得很熟。黄濑坐在沙发上,他的心跳得很快,最后,他也横躺在沙发上,背部贴在黑豹的胸膛,闭上了眼镜。

    

   “ 所以说,你是在打斗过后失去了记忆?我的梦,补全了你很多丢失的记忆?”第二天早上,大致了解到事情来龙去脉的黄濑突然想起,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的节目,说豹子在高速奔跑和打斗的时候,脑内温度会急剧上升,一旦超过某个临界值,就有烧坏自己脑袋的危险。

 

    青峰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第一轮发情期得到满足的他又陷入了体力的倦怠期,那麦色的脸上几乎没有了血色,算不上苍白却给人一种异常疲惫的感觉。平日里服帖的头发不再顺从,甚至有一两撮出现了反翘,乱糟糟的样子让黄濑觉得反而更有真实感,跟平时那个冷淡又清俊的他判若两人,黄濑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却遭到了强烈的抗议。

 

    “我现在还没出发情期呢。”所以不要乱摸,真的很容易玩火。

 

    “好好好。”黄濑笑着移开了手,却并没有移开望向他的视线。自己之前没看错呢,他果然是有故事的人,啊不对,一头有故事的黑豹。

 

    “有机会小青峰一定要把你的故事告诉我呐。”

 

    “当然。”青峰嘟囔了一句,将黄濑紧紧搂在怀里,继续接着睡。

    ————————————END

【 青黄类链霉菌】组内脑洞产物


评论(11)
热度(106)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