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Touchable (触而可及)

  • 忍无可忍暴躁峰X话唠作死小烦濑


  • Or【异常疲惫想要得到睡眠】的青峰以及【喝多到醉酒不断碎碎念】的黄濑


  • 舍友关系


  • 单向暗恋(注意)

——————————————

[1]

黄濑凉太晃晃悠悠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今天他喝得好像有那么一点多,绿间扶着他的右臂,才不至于让他摔倒在地上。

 

“可恶啊,小青峰!”黄濑毫无顾忌地开始在街道上乱嚎起来。


“怎么还不回来!!!”

 

如果不是现在夜已经很深了,街道上特别清净的原因,绿间真的很想把左手缠着的绷带解下来,塞到他的嘴里。

 

“选秀,应该还没开始吧。”望着前方,绿间平静地说。

 

哪能就那么快回来。

 

还没参加高考的青峰大辉,在教练的陪同下,踏上了去往美国NBA的选秀之旅,如果选秀成功,他将直接成为NBA球员,开始以篮球为生的职业生涯。

 

“小青峰……会被哪个球队选中呢……嗝!”黄濑把头扭过去跟绿间说话,却不料打了个响亮的酒嗝,绿间一脸嫌恶地将他的头扭到另一侧,加速了前进的步伐,只想快点结束这个并不愉快的同行。

 

“简讯都不给我回一个啊,真是的呢,小青峰。”黄濑继续嘟囔着:“是不是在美国看到了太多的大胸美女,就高兴得不想回来了啊。”

 

“很有可能。”绿间推了推眼镜,继续异常冷静地回答。

 

“……”

 

黄濑低下头,好像有点不太舒服,胃里隐隐做烧,有种要把五脏六腑都燃空的错觉,他不再想要说话,一只手摁着胸口,示意绿间走得再慢一些。

 

从帝光毕业已经快要三年整了,在这三年里,他们五人时常会在一起聚会。绿间,黄濑和青峰在同一个高中,赤司和紫原两人则在另一个高中。

 

至于黑子,他们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了。自从帝光最后一站胜利后,他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过,黄濑曾经提起过这个话题,可是大家都很默契地选择了回避。

 

五人中必然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复杂关系,比如,紫原对赤司是言听计从;比如,青峰其实很讨厌跟他们四个人在一起喝酒(他喜欢一个人喝);比如,绿间跟赤司很少说话;再比如,黄濑喜欢青峰。

 

黄濑喜欢青峰,已经算不上秘密可言了,迟钝如紫原都能感受的出来,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是黄濑单方面的一厢情愿而已。

 

青峰对此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

 

三年来的聚会里,黄濑都没有像这次一样,喝得这么傻逼兮兮,所以,送他回学校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绿间的身上……虽然绿间一开始并不愿意。

 

为什么青峰大辉一不在我就摊上这么倒霉的事情?今早的星座占卜真是准到离谱。

 

赤司摸了摸手旁的那把剪子,没有说话,绿间思考了一秒钟以后,果断扶起了黄濑往外走:“那我们就告辞了。”

 

终于到了黄濑的宿舍门口,绿间将他放在宿舍门口,还“贴心”地帮他把手放在了门把上。“我走了。”

 

迷迷糊糊回应了他一声,黄濑靠在门上,转动了门把。

 

可想而知,松开手后,黄濑一定会摔一个大马趴,但是绿间已经毫不在意,他的宿舍在隔得比较远的另一栋,熄灯后拜托高尾去值班室找瘘管阿姨开门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啊……疼疼疼疼!疼……”黄濑痛得龇牙,从地上爬起来,习惯性拍了拍身上,走进左边的卧室,爬上了自己的床上躺好。

 

根本没有意识到,出去的时候自己明明锁上了门,以及浴室那边传来哗哗水声的事实。

 

[2]

洗完澡的青峰走进卧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长腿从床上掉下来垂在空中的销魂场景。

 

他走过去拍了拍他:“黄濑。”

 

黄濑没有回答,好像是睡得很死的样子,青峰无计可施,伸手脱下了黄濑的鞋,将他的腿用力塞回了床上。

 

关灯以后,青峰也躺在床上。这次的选秀之旅,可以说是又喜又悲。为了适应环境,青峰是提前了快要一个月就过去的。还没有正式选秀之前,他已经得到了几家俱乐部老板的青睐,其中也有自己喜欢的俱乐部,签约基本上算十拿九稳的事情。可是今年,突然接到了通知说,海外球员申请选秀的年龄要从去年的18岁提升到了今年的22岁。

[注:设定而已]


经过多方打听之后,教练终于很遗憾地宣布了这个已经铁板钉钉的事实。


青峰难过地发了很大一通脾气,他用手里的篮球把视野能及的东西全都砸了个稀巴烂,躺在废墟之中,他突然觉得自己被从里到外掏得一干二净,跟这摊废墟已经融为一体。


虽然很多人安慰着他,以他的实力,大学毕业再来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明明自己都已经做好要牺牲掉上大学的准备,却被这样残酷地拒之门外。还要再等四年?这日子有多难熬旁人怎么会懂,旁人怎么能懂,他对大学,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除了篮球,他一无所有。


昨天晚上,他已一夜没睡,今早的飞机回到日本后,他并没有直接回家。


反正家人是不会关心他的选秀会不会被选上,之前因为想要放弃大学去打球的决定已经让他跟家人有了严重的分歧,现在这个结果,他们反而如愿。


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意识却仍然在挣扎,他也想就这么一睡了之,可是大脑早已无法停止思考,就像刹不住又快掉下悬崖的火车。


他并不想自欺欺人,只是这次为了,不得已而为之了。


思维已经渐渐出现了混沌的势态,就像被高温烧烤过的磁盘,读起来卡壳无比,青峰终于还是在身体完全透支坚持不住的情况下,合上了双眼。


[3] 

迷迷糊糊听到洗手间有人说话的声音,接下来,是什么重物跌落了。青峰翻了个身,终于被水盆打翻在地的声音彻底激醒。他撑起上半身,意识还没有回神,等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下床,走向了卫生间,门开着,上完厕所的黄濑横卧在门口,似乎在喊痛,只是很小声。


青峰知道,他们今天应该是在一起聚会过了,可是有必要喝成这样?害人又害己。


扶起黄濑,将他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青峰拖着他回到了卧室。黄濑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睁开了双眼,虽然意识并不是特别清醒,可他还是依稀认出了身边的人。


“小……青峰?你回来了?”


青峰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代替他回答的是鼻子里的一声轻哼。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黄濑突然有点兴奋起来“小……小青峰,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青峰将他拖到了床上,也不管他盖不盖被子,双手在快要离开黄濑身体的时候,被对方死死扯住了。


“睡觉。”青峰挣脱了黄濑胡缠上来的双手,回到自己床上。


“小青峰……回来了……还是……我做梦……”黄濑拖长了音调,像是在自言自语。


青峰翻过身,没有回应。


黄濑却继续说着。


“小青峰没理我……果然是……小青峰真的回来了……要是理我,就不是小青峰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青峰在心里想。


“今天……嗯……我跟绿间,还有绿间出去找了他们喝酒……他们还问我你在美国的情况呢……”


“我……我怎么会知道啊。”突然变成了小声的嘟囔,能听到说话人对此深深的不满情绪。


“他们……都以为,我跟你……关系最好了,我也想这样以为的。”


“可是呢……小青峰连简讯都不会回我……“


虽然黄濑醉酒次数并不多见,可是青峰知道,如果不阻止他的碎碎念,黄濑很可能会,自言自语一晚上。青峰现在很困,可是黄濑这样让他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


“我回了。”青峰试图寻找一下敷衍他睡觉的方法,可惜……好像适得其反了。


本来躺在床上的黄濑,突然直起了上半身对着青峰的方向,声音大得出奇:“你没回,你没回!我每天都查看收件箱好几遍!”


青峰吓得转头,果然看见黄濑起了身,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床位,表情非常严肃。


“我……我在那边没查看过简讯。”青峰其实也没想好要怎么说,只能随口编一个理由。


“哦……”黄濑又躺下了,青峰松了口气,心想这下终于搞定他了,可以睡个好觉。


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好,时差的副作用终于在此时体现出来了,他突然觉得很困,身体也很配合得觉得很累。


“其实……小青峰不回我简讯也没什么的啦。”黑暗中,黄濑再次开口。


“……”青峰的头上突然爬满了黑线,他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一想到紫原……之前他都不知道你要去美国的消息……瞬间觉得心里好安慰……”


“果然,比起别人来说……我还是跟小青峰最亲近的人,因为我是第一个知道的!”黄濑在被窝里美滋滋的,还突然笑出了声。


“……”


“我好高兴啊,小青峰。”黄濑又说。


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困得要死,耳边却有只黄濑一直在碎碎念……


之前还仁慈地想要哄他早点睡觉,果然这个想法真是幼稚得可笑。


他在心里想着,黄濑要是再说一句话,他就要真的发火去帮他强制醒酒了。但是,黄濑好像是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一般,再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很好……


青峰舒展着四肢,开始放空思维,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4]

半梦半醒之间,其实人还是保留着一定的知觉的,就像此时的青峰,他能感觉到有一股热热的,痒痒的气流在脖颈间扰动着,他伸手挠了挠,却触碰到了异常柔软的地方。


“啊!”


埋头在他劲间的黄濑也抬起了头,青峰迷迷糊糊的还没有完全清醒,却可以肯定,黄濑的嘴唇的触感还没有完全从指间消散。


嘴唇那么软,他轻吸了一口气,鼻息间仿佛还残留着一股水蜜桃的甜腻。


“你怎么跑到我床上了?!”青峰很恼怒。


“啊……这是你的床吗?我一直……没有动过啊……我还做梦了呢。”


青峰打开了床头灯,瞪着他:“你自己看看到底是谁的床。”虽然说跟一个醉鬼讲道理,好像本来就没什么道理可言。


黄濑似乎正在思索为什么自己会爬到小青峰的床上(本能……),他低下头沉默,正在很认真的思考着,起码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


青峰拉起他,扔到对面的床上,黄濑就像一团沙包一样直直坠到床上,反弹过后仍然一动不动的趴着。


醉鬼就要有个醉鬼的样子,老老实实睡觉,别给别人找麻烦不好吗?


青峰揉了揉眉间正中心的穴位,稍稍舒展了下神经,选秀的机会落空后,他仿佛被掏空了身体,倦怠不堪,又夹在家人和自己的意愿之间不得解脱,现在,他抛开这些问题,只想得到一个舒适的睡眠来放松自己。


他想要的就只有这个而已。


“小青峰……小青峰”艰难翻过身来的黄濑又开始了新的花样作死,“我……唱歌……给你……”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黑~皮~……”


“……唔”


黄濑接下来的唱词都变成了呜咽声,因为青峰翻身上床,用枕头迅速地埋住了他的脸。


“黄濑,我不管你是醉了,还是怎样。不,要,打,扰,我,睡,觉!”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咬着牙吼出来的。


一会儿后,他拿开了枕头,枕头下的黄濑此时侧着头,松开的第一颗衬衫扣子使得漂亮的锁骨敞开在他面前,耳钉在月光的照耀下,微弱的反光,胸腔有节奏地一起一伏,呼吸均匀的样子,就好像……


睡着了。


“……”不管他有没有听到自己刚刚的警告,青峰都长舒了一口气。


睡觉睡觉,他一头扎进旁边的被窝,几乎就在挨着床的瞬间就紧紧合上了眼皮,意识仿佛坠入万丈深渊。


[5]

“……嗯,头……”


“……小青峰,你回来了?”


“……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


酒醒后的黄濑因为轻微的头痛地醒了过来,总觉得背后热热的,好像有团火在炙烤自己。


却发现旁边躺着的人是……小青峰?


黄濑捂着脸,深呼吸了一口气,确认这并不是梦境。


小青峰不仅提前回来了,还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偷偷爬上了自己的床……


想想怎么感觉,有点……兴奋。


黑暗中的黄濑小心地放下了双手,又朝青峰的方向小心地挪动了一点距离,借着月光,黄濑看到两人的鼻尖近地几乎就要触碰到一起,两人鼻息间交换着彼此的呼吸,好热,可是他舍不得挪开。


撇开宿醉的头痛不谈,这个晚上,黄濑可能真的再难睡着了。


一个伸手的距离,触而可及。


两个互相折腾到都睡不好觉的人,也算是,扯平了吧。


FIN

ps:我决定番外撒糖…弥补一下


评论(17)
热度(83)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