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ABO】【青黄灰】I Still Get Jealous(上)

青(A)→←黄(O)? 灰(A)

*可能有雷 大家自己注意避一下咯

 

    You’re so sexy that everybody wants a taste.

    That’s why I still get jealou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灰崎洗完澡,接着去换衣间准备拿回自己的东西。

 

    刚打开门,二队的黄濑就从那头冲了出来,差点撞到他的身上,两人都吓了一跳。

 

    黄濑狠推了他一把,径直跑了出去。

 

    灰崎早知道二队有个很不得了的新人,只不过一直没什么单独接触的机会,吃饭的时候也就远远看过几眼而已。

 

    正选的其他那些人倒是对他热情地过分,这让灰崎格外不爽,明明自己才是正选,那群人却总是跟这个外人看起来更合拍。

 

    灰崎慢悠悠地收拾好自己的衣物,装进了背包。

 

    空气中还残存着一股淡淡的苦橙味道,整个篮球队里,除了黄濑会喷香水,灰崎想不到第二个人选。

 

    然而就在推门出去的一瞬间,他顿住了脚步。在苦橙味的香水遮掩下,一丝似有若无的甜腻气息正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如果不是封闭式的训练让他禁欲了良久的原因,他真的不太可能会注意到。

 

    突然想起刚刚擦肩而过时黄濑古怪的表情,灰崎揪起T恤胸前的部位,低下头仔细地嗅了嗅——那是黄濑刚刚推过他的位置。

 

    不会错的,那一定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

 

    “    喔……”灰崎得意地扬起了嘴角。

 

    灰崎像一只猎犬一般,追寻着那股淡淡的荷尔蒙气息,转眼就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推开门,他就听到了隔间里传来的仿佛带着些许压抑腔调的窃窃低语。

 

    隔间里的黄濑似乎也听到了有人开门的声音,他慌忙地掐断了电话,不敢再有所动作,害怕引起来人的注意。

 

    灰崎自然注意到了黄濑的沉默,可惜信息素的气味让他完全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灰崎轻易就能定位到他所在的隔间。

 

    敲了敲隔间的门,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凉太?”

 

    隔间里传来一阵微不可闻的异动,灰崎可以想象得到,他那一副紧张的面孔和那慌张的表情。

 

    他很享受现在这种将黄濑逼到墙角的状态。

 

    “果然……凉太是个Omega吧,其实我早就该猜到的。”灰崎隔着门板开始自说自话。

 

    “全队只有你是喷香水的,还是那种苦味系的……是为了平时盖住信息素的气味吧。”

 

    可是现在似乎有点盖不住了……

 

    “你进入发情期了?怎么没吃药?”家里有个Omega妹妹的灰崎对此状况并不陌生。

 

    隔间里终于传来小声的喘息和勉强提起精神的回应声。

 

    “吃完了……”

 

    现在还在封闭式训练的途中,训练量比黄濑想象的还要重上许多,想要抑制住自己的发情期症状,他只能用加大药量的方法来弥补,等发现药不够用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得到回应的灰崎依然不露声色:“凉太,我现在马上带你去医院,你撑不了太久的。”

 

    许久没有回应。

 

    “相信我。”

 

    又过了一会儿,‘啪嗒’的声音响起,门扣从里面解开了。

 

    黄濑慢慢打开了隔间的门,露出了半个脸和带着潮气的双眼,嘴唇被咬到微微发白,显然一直都在隐忍着发情期的症状。

 

    灰崎迅速抓住他刚伸出的白皙手腕,将他狠狠地推回了隔间。

 

    尾随而入的灰崎顺手反锁上了隔间的门,在黄濑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之前就捂住了他的嘴。

 

    “唔……”一切来的太过突然,黄濑想要挣脱开他的钳制,却发现自己敌不过他的力气,灰崎一手伸到他的腰后,迫使他贴近自己,热到发烫的呼气在他脖颈间翻滚,时不时伸出舔舐自己的舌头让黄濑难以自持,鼻尖充斥着Alpha强烈的气息熏到他双腿几乎发软,只能靠着残存的理智苦苦抗拒。

 

    虽然自己早就从其他正选的口中无意间得知,这个灰崎并不是什么好人,黄濑却单纯的以为他只是不合群罢了,没有想到他的性格实在是太过恶劣。

 

    “嗯……”嘴刚刚被他放开,黄濑一出口便是一声破碎的呻吟,这让他自己都被羞到脸烫,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声音居然是自己发出来的。

 

    他用自己仅有的力气推拒着灰崎压过来的身体,原本应该是带着威慑意味的警告却是带着呻吟的哭腔。

 

    “……灰崎,住,住手……”

 

    “凉太,我明明是在帮你啊……”

 

    灰崎一只手从黄濑的下衣摆探了进去,无论是柔滑的手感,还是Omega发情期甜甜的体香气味都让他不由自觉想要靠他更近。

 

    糟糕,这感觉未免太好。

 

    最开始不过想要戏耍一下黄濑的心情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他的下腹窜起了一股无名热火,烧得全身都开始火热——前端已经勃起,他现在就很想要。

 

    他掰着黄濑的肩膀,将他转过身去面对着墙。大手从他的发根往上摸去,露出了藏在耳后的标记点。

 

    黄濑只感觉到自己的耳后先是有热热的气流窜过,然后是舌头划过的冰凉触感,敏感部位被反复舔舐,黄濑捂着嘴,不想发出任何声音。

 

    理智已经在渐渐失去意识,撑着墙壁的左手做着毫无意义的抓挠,说不上是恶心还是绝望,他终究还是战不过生理上的冲动。

 

    只是,真的很不甘心……被这样的人标记。

 

    不想被他标记,不想沾染上他的气味,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个Omega,还想继续打篮球,还想……跟那个人一对一。

 

    泪水顺着脸颊渗进了指缝之中,他最终还是紧紧闭上了眼睛,就好像溺水的人放弃了最后的那一根稻草,也许沉入水底才是最终宿命。

 

 

 

    “黄濑!!!”

 

 

 

    一声大喊让溺水之人猛然睁开了双眼,他想起了之前一直记得的一句话。

 

    若有人是那世上无法隐藏的光,我想要跟从,宁可失去百中一体,不叫全身下地狱。

 

    “黄濑!!!黄濑!!!”声音仿佛越靠越近,黄濑用尽所有的力气,可惜出口的声音却依然低不可闻:“我在这儿啊,小青峰,我在……”

 

    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砰”地一声巨响,隔间的门被撞开,看清状况的青峰一把拖出压住黄濑的灰崎,冲过去对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你TM的……禽兽!”

 

    灰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躲避不急,被一拳掀翻在地,牙齿被打得快要脱臼,耳朵里面嗡嗡作响,血丝从嘴角涌出。

 

    青峰又扑了过去,对着他就是一通重拳,尽朝着他重要的地方招呼。清醒过来的灰崎也不堪示弱,于是两人纠缠在一起滚做一团,互不相让,仿佛两只斗红了眼的公鸡。

 

    最后还是青峰占了上风,灰崎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瘫在地上动弹不得,青峰艰难地起身,去扶起倒在隔间的黄濑。

 

    “黄濑……你还好吗?”

 

    “嗯……”黄濑抬起头,发现青峰也没吃到什么好果子,裂开的嘴角溢出了一丝丝血迹,鼻子好像被打青了一大块。

 

    黄濑只觉得心里无端地一紧。这个人,是因为自己才受了这么重的伤啊。

 

    他很想说点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他腿软,头也晕晕的,青峰本想架起他走出去,后来索性蹲下将他背在了背上。

 

    黄濑是个Omega,青峰很早就知道了,不过他一直在帮他隐藏真实性别,给别人一种黄濑是Beta的假象。

 

    “应该早点告诉你的,灰崎那个人,真的混蛋得不得了。”青峰气到现在还紧咬着牙没松口:“还好今天约了跟你一对一……”

 

    接到黄濑电话的时候,青峰已经快到换衣间了,还没听到他说了什么,电话就挂掉了,只觉得对方的语气有点不对。

 

    再晚一点的话,说不定就……

 

    “小青峰,谢谢你……”黄濑趴在他背上有气无力地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本来想要说一句‘这是我应该做的’,话到了嘴边,却还是变成了‘没事’。

 

    “我们现在……去哪儿……”

 

    “先回我家吧,训练的事情我会找个理由。”青峰侧过脸,低声对黄濑说着,一股已然失控的甜腻又诱人的信息素气味扑鼻而来,让他差点走神。

 

    还好,这条路上素来行人不多。

 

    从青峰肩旁伸出来的是黄濑修长又白皙的手臂,随着他走路的步伐有节奏地微微晃动着。

 

    生理性盐水打湿了青峰整个右肩的T恤,黄濑侧着头,靠在青峰的右肩上,就这样沉沉睡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说到Jealous,我觉得大概青灰两者都有吧,灰崎嫉妒着黄濑‘不过是个二队和新手凭什么这么招人喜欢’,青峰嫉妒着灰崎‘老子都舍不得碰的人差点被你碰到’

    今天看了更新,一时兴起就写了这个不像ABO的ABO,关于Jealous(下)篇的话,秉着先苦后甜的原则,我要好好任性一把,想写青黄的标记成结,暗搓搓满足一下自己的变态喜好XD

     

 


评论(28)
热度(214)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