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ABO】【青黄灰】I Still Get Jealous(中)

青(A)→←黄(O)

如果被封私信我 用图片补档 也只能这样了

 

You’re so sexy that everybody wants a taste.

That’s why I still get jealou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青峰从便利店一路小跑回来,打开门换好鞋,客厅里依然漆黑一片。他在玄关放下手中的袋子,将那些乱七八糟的盒子一股脑都搬了出来。

 

    因为不知道应该买什么牌子的抑制剂,而且对着那堆花花绿绿的包装实在头大,青峰只好每一样都拿了一盒回来。

 

    端着水摸黑走进卧室,青峰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墙头的壁灯,床上的被子盖得很高,几乎看不到头。

 

    轻轻掀开被子,露出那人微微皱眉而又动情至深的睡颜,伴随着一股浓郁的Omega荷尔蒙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如同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青峰的脖子将他狠狠勾去魂魄。

 

    都怪这气息太过诱人。

 

    青峰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抑制住想要凭着本能的冲动,凑过去将双臂伸到黄濑的腋下,将他抱起坐好。

 

    掰好药片,跟水一起递了过去,黄濑接好,正要一把吞进口里,却突然愣住了。

 

    他抬头看了看青峰,对方也关切地望着他。

 

    “小青峰,你……”

 

    “嗯?”青峰低下头仔细听着,以为他还需要些什么别的。

 

    “你给我买那么多避孕药干嘛?”

 

    “啊?”生理盲青峰起身,拿过那些买来的盒子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差点没气个半死。

 

    因为赶时间,加上不懂这些,不仅都买成了避孕药,还是事后的那一种……

 

    简直要成了路人皆知的司马昭之心。

 

    “那个……我……”他想解释,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措辞,只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黄濑,你再等我一会儿,我重新去买。”

 

    “算了……”黄濑拉住他:“我再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不仅是冷静,他始终觉得自己身上还留有灰崎的味道,不多洗几次,可能消除不了。

 

    “冷水澡洗多了对身体不好,更何况你还……”青峰知道黄濑大概是心理上还忘却不了强行动粗的阴影。

 

    青峰只需稍稍用力就将他按回到床上。黄濑扶着额头,脸颊因为就快再一次发丨情而微微有点发红——青峰刚刚出去的时候,他总觉得没来由的心慌,没有了Alpha的气味在周围,总觉得非常不安全。可是现在,青峰回来了,他却觉得心慌地更加厉害。

 

    明明知道,吃再多的抑制剂也只是饮鸩止渴,自己真正渴望的人就在最近的距离,他却不能伸手。

 

    因为他是自己的队友,也是自己的“师傅”,一旦打破这种关系,需要面对太多未知的麻烦。

 

    青峰又何尝不知道这点,他知道打篮球一直是黄濑的梦想,所以在这方面,他从来没有勉强过他,一直隐忍着。

 

    想要占据他,让他的身体沾染上自己的气味;侵丨犯他,让他发出痛苦又愉悦的呻丨吟,哭喊着叫出自己的名字。

 

    可是,灰崎那个混蛋……居然敢对他了动手,自己都舍不得碰的人,差点被他侮丨辱。

 

    一想到黄濑的身体被他碰过,青峰就生气得不行,大概是Alpha的占有本能在作祟,他非常讨厌这样的感觉。

 

    还要隐忍到什么时候呢?

 

    掀开被子,他也钻了进来,从后面搂住黄濑,黄濑软软地陷入了青峰的怀抱之中,Alpha荷尔蒙气味铺天盖地席卷着他,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变化。

 

    小腹变得越来越热,前端的性丨器早已高高翘起,贴着青峰的后面更是有种说不出口的空虚感觉。

 

    “他碰了你哪里?”青峰低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的手解开黄濑的睡袍,一直往上摸,睡衣随着他的动作被撩高到了胸口,捕捉到他胸前的凸丨起,时轻时重地揉捏。

 

    “这里……碰过没?”

 

    黄濑咬紧嘴唇,呜咽着摇头,不知道是想要迎合还是逃避。弓起的后背紧紧贴着青峰炙热的前胸,感受到了他那灼人的温度,又下意识想要逃开。

 

    青峰明显感受到黄濑的抵抗,他将他牢牢控制在怀里,手指继续挑逗着,直到那两粒变得挺起又坚硬。青峰放开他的乳丨头,从纤细的腰身继续下滑,从前面探入他的两腿之间,轻轻握住。

 

    “那……这里呢?”早已扬起的器丨官笔直竖立着,根本不需要青峰多加抚弄,前端渗出少许透明液体,被青峰用大拇指细细涂抹均匀。

 

    “唔……不……不要”抑制不住的呻吟声从黄濑口中泄出,下意识想要合拢的双腿反而被青峰掰得更开,他将手抽回,从后面探入。

 

    就算黄濑说着不想要,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那里已经湿得一塌糊涂,隐藏在两丨股之间的肉丨穴不住颤动,当青峰的手指靠近时,甚至会不由自主地凑过来,想要将它狠狠吸住。

 

    他恶劣地想要惩治一下黄濑这个口是心非的坏毛病,就着满手的体液前伸,握住挺起的性丨器,拇指打着圈地挑逗,嘴唇凑近耳后的标记点,那里已经因为情动而充血,异常敏感。

 

    “这里碰过了?”热呼呼的气体带着一股Alpha信息素的气味从黄濑耳后钻进他的大脑,让他差点崩溃失神,被支配的本能驱使他开口作答。

 

    “舔……舔过了……”

 

    “像这样?”青峰伸出舌头,舔舐着那块越来越鲜红的区域。上下两处敏感地带都被狠狠挑逗着,黄濑脸色潮红,微张的小嘴呼出的气体都带着滚烫,一副春丨情泛滥到极致的样子,感觉已经快要支撑不住。

 

    “小青峰……求……我求你……”他大声喘着气,发出呼救。

 

    青峰移开攻击他标记点的嘴唇,改为细细啃咬他的耳垂。

 

    “求我什么?”

 

    放在他身下的那只手依然没有停止着抚弄,青峰要他自己说出口。

 

    底线被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黄濑,泪水毫无预兆地从眼眶里滑出,实在是战胜不了仿佛潮水一般要将他连根淹没的生理欲丨望。

 

    “求你……标记我!”他咬着嘴唇发出低吼,残存的自尊不允许他说出口的是,想要被他占有,从后面用力顶入,狠狠侵犯,这已经是他最后的让步。

 

    “如你所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跟(上)比起来太长了,就分了(中)和(下)

评论(9)
热度(123)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