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ABO】【青黄灰】I Still Get Jealous(下)Fin

青(A)→←黄(O)←灰(A)

如果被封私信我 用图片补档 也只能这样了


You’re so sexy that everybody wants a taste.

That’s why I still get jealou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右侧露出的獠牙狠狠刺入标记区的位置,将带有自己气味的信息素不断注入他的体内。

 

    黄濑只觉得颈后一阵阵酸麻之感,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他从颈后抽走,一个失神的瞬间脑内似有白光闪过,他就这样释放在青峰的手中。

 

    “啊啊……嗯……”即使已经释放,他仍然感觉不到任何轻松,青峰一个挺身,将他压在身下,狠狠咬住了他微张的嘴唇,黄濑立即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双腿张开攀上他的腰部,两人吻地难舍难分,青峰想要抽出空来脱掉自己的上衣,却被黄濑缠得脱不开身。

 

    “嘘……不急不急”青峰哄着他,让他耐着性子,自己则起身脱了衣物,两人随即又缠在一起。

 

    鼻间充斥着让黄濑心安的信息素气味,廉耻和底线早已被抛到了不知何处的九霄云外,他遵循着本能抬起腰臀,一个劲的往身上之人胯丨下蹭来蹭去。

 

    青峰空出了手来托住他因抬起而悬空的臀部,一个伸手带向自己,两人的下丨腹紧紧贴在一起,青峰捧住他的脸,看着他眼神迷离的样子,坏心肠又起,伸手将黄濑从自己身上剥下,按回到床铺里。

 

    “黄濑,要不要?”他明知故问。

 

    不停颤动收缩着的穴丨口感受到了抵住它的滚烫器官和它那怒张的形状——青筋布满茎身,犹如蓄势待发的凶器一般。

 

    “唔……要……”黄濑用小臂挡着眼睛,说出让自己羞耻无比的话语,青峰拉过他的手臂,放在身边,十指紧扣。

 

    “黄濑。”他轻声唤。

 

    “嗯……?”黄濑睁开被液体濡湿太久的眼睛,就连睫毛上都沾满了露珠一般的泪水,眼前一片模糊。

 

    然而他能清晰感受到青峰那饱含欲丨望的眼神。

 

    “看着我。”青峰捏着他的下巴,应声而入,带着隐忍许久的欲望和力度,贯丨穿到底。

 

    “唔!”紧致的甬丨道被强硬撑开,带着丝丝痛楚,然而狠狠深入的饱胀感让双方都难以自持,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快感如浪潮般席卷了结合的两人。

 

    侵占与被侵占。

 

    征服与被征服。

 

    大概最后的理智即将丧失,才会如此放浪地用身体,向对方索取更多的快感,被狠狠地,重重地,一次又一次地,侵犯到最深之处,完完全全沾染上对方的体味。

 

    凶器被狠狠地抽出,又尽根没入,内壁如同会呼吸一般地将它死死咬住,这让青峰吃力不少。


    拍拍身下人翘实的臀部,想让他稍微放松一些,感受到身下人在努力放松自己的时候,他又狠狠顶入。

 

    “嗯……啊……嗯!”最开始被侵入的不适已经有所缓解,青峰放开了力道干地他全身酥软,他的性丨器太长又太粗,黄濑已经越来越吃不消,还没出口的呻吟又被下一波挺进堵在了嗓子眼,他叫不出声,只能紧紧抓住他的肩膀,示意他轻一点。

 

    青峰现如今战得正爽,暂时还顾及不上黄濑的感受,两人在摇晃中,突然青峰一个用力,感觉到自己的前端进入到了跟刚刚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而且黄濑突然尖叫起来,双手推拒着他的身体,反应超乎他想像地强烈。

 

    “不要……不要,出……去……”

 

    可是那里的感觉真的太过舒服……更加滚烫,更加湿润,而且看黄濑的反应愈发激烈,他舍不得就这样出去。青峰压低了身体,慢慢动作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擦了一把额头上就要滴下来的汗水,小声问道:“怎?”

 

    黄濑快要疯了,他一边抵抗着青峰的继续进攻,一边埋怨着。

 

    “生理课……生理课你到底有没有……好好上过……”

     

    那是……

 

    “生……生丨殖腔……”

 

    Alpha和Omega完成最后标记、成结的地方。

 

    也是……孕育子嗣的场所。

 

    说实话,生丨殖腔到底是个什么鬼,青峰现在一点也不关心,遵循着一股Alpha最本能的冲动,他将黄濑从床上抱起,变成黄濑伏在他身上的体位,然后从上到下狠狠顶丨弄着怀里的人。

 

    压抑着的喘气声就在耳畔,刺激着青峰一次又一次地挺进,黄濑的前丨列腺被故意擦过,甬丨道被刺激地不停紧缩,已经快要到生理极限,青峰紧搂着他,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和力道。

 

    黄濑放弃了所有抵抗,将头深深埋入对方肩头,几乎快要喘不过气。动作太过猛烈,饱含情欲的声音就连呻丨吟的尾音都带着一丝丝的甜腻,羞耻感最后仍然被抵达高丨潮的快感洗刷地一干二净。

 

    完成最后一个重重的前挺,青峰身体保持着僵直状态,深入的凶器根部迅速胀大,狠狠刺激着黄濑的前丨列腺。

 

    “唔……嗯,烫……好烫……”一股股滚烫的体液射向黄濑身体的最深处,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数分钟才彻底结束。

 

    黄濑被快感席卷到不知何处,大脑一片放空,沙哑着的喘息渐渐低声,到后来竟然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像是完成了一场异常持久的战役般,累到快要虚脱,青峰将黄濑埋在颈间的头用力抬起,拨开被汗水浸湿的刘海,在额头给了他一个轻轻的亲吻。

 

 

    “所以说……小青峰你真的从来没好好上过生理课?”第二天黄濑起床后,摸着颈后那个正在逐渐消退的标记点,吃惊地问。

 

“我骗你干嘛,我上课都在睡懒觉好不好,我一点都不知道。”生理盲青峰大辉毫不脸红地承认道,递过已经掰好的避孕药和白开水——虽然这个并不是他的本意,不过好在最后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

 

那成结呢?标记呢?还有,你的床上功夫哪儿练的!?

 

这大概就是本能吧,或者说无师自通,黄濑认命地摇摇头。他取过放在背包里的手机,昨天回来就没看过手机,开机之后,铺天盖地收到了灰崎的未接来电和短信。

 

他的脸色迅速灰了下去,收起了手机,没再理会。

 

回到学校后,黄濑才得知,灰崎已经被赤司勒令退队。临走前,他托人交给黄濑一个信封,黄濑还犹豫着,青峰却不客气地将它接过。

 

拆开信封,倒出两枚环状物品,青峰一眼就认出那是灰崎的耳钉,耳钉的内侧似乎有着新刻画的痕迹,他凑近看了个仔细,然后将他们连同信封一起捏成一团,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上面刻着……

 

I will Be Bac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我只能说我尽力了……自己真心不太满意……

灰崎太炮灰了,写个番外把他放进去算了

谁让多年之后的灰崎死活忘不了黄濑身上的味道呢(不要管这个无责任剧透)


评论(13)
热度(163)
  1. OwlYGA Bai 转载了此文字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