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青黄】王 on 王 (2)

*原作衍生下的热血高校paro

*逗比傻白甜,严重OOC ,请一定慎入。

 

前文: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回书说道,青峰拖着砍刀,架着钢管,带上一群小弟气势汹汹地朝诚凛进发……

 

    等一下。

 

    (上回书:卧槽老子并没有这样说好吗?自己记性差也就算了这么暴力血腥真的大丈夫吗?说好的逗比傻白甜呢?!)

 

    (沉思……)

 

    上回书说道,为了个给自家媳妇讨回公道,青峰带上桐皇一行人,一大清早踏上了前往诚凛的路途。为了出师有名,他还特地带上了自家媳妇……篮球场上被扯下来的那个篮筐。

 

    然而还没走到学校门口,青峰就在学校附近的商业街上发现了黑子的身影——同行的似乎还有桃井五月[1],那是青峰的发小。

 

    桃井在看到青峰的瞬间就飞奔了过来:“哇,阿大!”

 

    她揽着青峰的右臂,兴奋不已:“你也知道今天是哲也的生日吗?”

 

    顺着桃井拽着他的方向看过去,黑子今天穿着一身休闲套装,手里还提着一个硕大的蛋糕盒子。

 

    原来今天是阿哲生日啊……青峰现在头都大了,这可真是不好办。

 

    总不能在人家生日的时候来兴师问罪砸场子吧,况且他只是针对火神而来,这样做对阿哲肯定非常不公平。

 

    “阿大阿大,我帮哲也挑选了一个好好看的蛋糕,还是香草味的呢,等会我们一起吃啊。”

 

    青峰走到黑子跟前,冲他尴尬一笑,黑子也对他微微一笑。

 

    “青峰君,你能来我很高兴,早知道应该买一个大一点的,现在看起来好像不太够分呢。”黑子提了提自己手里拿着的蛋糕盒子,又指了指青峰背后的方向。

 

    青峰转过头去,看着那群凶神恶煞站在自己背后的小弟们。

 

    “啊……那个。”青峰挠着头,夺过樱井手中的篮筐就朝他们砸了过去。

 

    “看吧看吧,老子早说了,老子今天出来不是来打架的不是出来打架的,你们不信,还非要跟着老子出来。”

 

    然后又一冲着最近的那个小弟的屁股轻轻踹了过去,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给老子赶紧,滚回去!”

 

    桐皇众人:“……”

 

    有这样一个出尔反尔的精分老大真的哭晕在厕所里好吗?

 

    现在直接办理退学然后回家还来得及吗?

 

    “青峰君,你又把学校里的篮筐给扯下来了?”黑子盯着他手里的那个篮筐问道。

 

    记得在帝光时候,青峰简直就是个暴力破坏狂,教室里的门锁,窗户上的玻璃,操场旁的路灯,无一不是他施虐的对象。

 

    “啊……嗯……所以他们陪我出来买新篮筐来着。”现在只能顺口胡诌,见招拆招了,总不能现在说这个就是你们学校的火神跑我媳妇学校去扯下来的那个篮筐吧!

 

    “那青峰君买好新的篮筐了吗?”

 

    “……差不多。”

 

    望着小弟们渐渐远去的背影,青峰也是醉了,我特么今天是闹的哪一出,这剧情的发展也太出乎意料了吧。

 

    出乎意料的还在后头,因为青峰突然发现桃井拖着自己走的根本不是去往诚凛学校的方向。

 

    “我们去小火家呀。”桃井笑嘻嘻地一手挽着青峰一手挽着黑子,继续前进:“他们已经买好菜提前在家准备了,我俩是出来取蛋糕的。”

 

    青峰发现自己的头又大了一圈,这下可真是骑虎难下!

 

    什么叫“他们”已经买好菜提前在家准备了,感情老子这去的是一场鸿门宴啊!

 

    “对了,”桃井说,“我想起来了,我给小黄打电话让他过来,他说他今天没空要去摄影棚呢,一定是他让阿大你来的吧,不然啊……阿大怎么可能记得哲也的生日。”

 

    谁都知道你除了和黄濑有关的事情才记得一清二楚以外,其他什么时候都是那么个不着四六稀里糊涂得过且过的蠢样子!

 

    “我想也是呢。”黑子十分赞同。

 

    等到了楼上,场面果然如青峰所想的那般热闹。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帝光的朋友,青峰君。”

 

    “哇……”日向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随后所有的人都反应了过来,朝着远离青峰的位置倒退了足足一米远。

 

    “哇……”小金井也跟着他们一起尖叫,然后趁乱勾过日向的脖子问道:“他谁啊?”

 

    “……”

 

    不能怪小金井,人家是这学期刚从外面进来的插班生。

 

    “一个马上可以送你回‘老家’的人。”

 

    伊月对着两人比了一个剪刀手,显然对自己的冷笑话感到非常满意。

 

    “火锅做好了~”嘹亮的声音传自厨房门口,坐在桌旁的青峰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只系着围裙的红毛老虎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就是惹得自己媳妇不高兴的罪魁祸首,青峰忍不住盯着他多看了几眼——幸亏眼光不能杀人,否则火神现在脑袋上非烧个洞出来不可。

 

    “青峰,很高兴认识你。”火神朝他伸出了手,迫于无奈,青峰只好回握。

 

    “啊……先说好,我知道黄濑跟你的关系……那次去他学校,也不能完全怪我。”

 

    “……”青峰心想,砸场子就砸,还有什么理由可言?

 

    “谁让他先跑到我们学校来,要把哲也抢走,这口气不出,我还怎么在这里继续混下去?”

 

    “什么?”青峰一愣,随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胡说!”

 

    屋内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手头上的动作,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这两位始作俑者。黑子此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火神君真是哪壶不开你提哪壶啊?

 

    火神也被他这反映震惊到了:“你不是他……那个啥吗?他连这都没告诉你?”

 

    那眼神,那语气,在青峰看来简直犹如讽刺般的嘲笑,他向来对黄濑的一切事情都有着天生一般的敏感。

 

    “瞎扯吧你!”青峰抄起手头的东西,也没看清到底是个什么,就朝桌子那头的人砸了过去,火神也来了一句“卧槽”,条件反射地开始了反击。随后没多久,又有了掀翻的火锅,乱飞的碗碟,交错的酒水,以及横七竖八的躯体。

 

    这是一场混战,简直分不谁究竟是谁,最后的最后,黑子拖着火神,桃井抱着青峰,还有站在一旁说不上是围观还是参战的诚凛众人,总算是把暴躁的两人彻底隔开了。

 

    “嘶……”酒精沾染上了鲜红的伤口,青峰疼地倒抽一口冷气,刚偏过去的头又被黄濑狠狠转了过来。

 

    “别动!”

 

    以一敌十,虽然青峰觉得自己好像吃了些亏,可诚凛众人也压根没讨到任何便宜。

 

    从火神的公寓下来的时候,青峰的身上带着伤,却没觉得有多疼,反而等回校过后,一见到自家媳妇,那脖子不是脖子,手臂不是手臂,像是全身都要散架了。

 

    其实青峰很想问,凉太你之前去诚凛要人,怎么都没给我说过。

 

    见到本人以后,他反而又问不出口,这是黄濑的个人隐私,如果黄濑没有告诉他,大概就不太想让他知道。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如果他硬要去问,又有什么意思呢。

 

    青峰在沙发上斜躺,黄濑一只腿跪在他两腿间的沙发上,几乎伏在了他的身上。他换下酒精,将内侧沾有药粉的纱布贴在伤口上,用卫生胶带小心沾好。青峰睁开眼,望着他放大的面孔,还有鼻头上那些细细的茸毛,无一不挑拨着他的官能。青峰直起腰,双手顺着黄濑背后一直向上摸去,随后停在腰间的双手色情地揉捏。

 

    “我说,青峰……”

 

    “嗯?”闻言青峰转过头去,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一嘴酒精棉球。

 

    “啊呸……咳咳咳……”

 

    赶忙吐出嘴里的异物,青峰被呛地连声咳嗽,咳着咳着连眼角都有点泛红。高浓度的酒精气味仿佛在他的五官之间蹿动,熏得他叫苦不迭。

 

    “你大白天的想些什么呢?”

 

    上方响起了黄濑似有若无的愉悦语调,让青峰更加确定是他一定是早有预谋地想要来惩罚自己。

 

    索性一个翻身,青峰将人压在了沙发的一角,带着辛辣气息的嘴唇朝着那人耳边袭去。

 

    “豹子不发威,你当我……喂!”

 

    黄濑猛一个用力,就将青峰从沙发上直直推了下去,青峰再次起身将人压住,随后将脑袋死死地埋在黄濑的胸口,一动不动地趴着。

 

    “我疼……”

 

    不得不装起了可怜——凉太你哄我一下会死啊。

 

    “活该,都是你自找的,我让你去干嘛的,你怎么跟他们打起来了?还被揍成这鸟样,真是装逼不成反被操……”黄濑被自己身上的这头大型猫科动物压得差点就要喘不过气。

 

    “……”

 

    青峰慢慢放开了禁锢着黄濑的双臂,撑起上半身,贼心不死地继续朝那人眼前凑了过去。

 

    “现在又没别人……”所以可以好好亲热一下的对吧?

 

    还没等黄濑反驳,青峰就吻了下来,他半强迫地抱起黄濑,吻得粗暴又用力,像是要把胸口的闷气全部经由双唇交付给对方。青峰将舌头探了出去,带着一股淡淡的酒精气味在对方口腔之中缓缓搅动着,其实味道并不难闻。

 

    黄濑也就随他去了。

 

    “老大,秀德那边……诶?”

 

    樱井进来的时候,正好撞见沙发上交叠的两个身影,下面那人的衬衫已被掀起,露出了纤细的腰身,青峰拿过枕头将他头部盖住,随后转头望向了门口那个已经傻成一尊石雕的樱井。

 

    他的瞳孔里有青蓝色的火光正在蓄势,也许,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樱井连滚带爬地从门口一路踉跄到了楼下,在楼梯拐角处撞飞了正提着饭盒的今吉和若松。

 

    “他这是怎么了?”若松捡起自己的饭盒,问今吉。

 

    “不知道呢,估计……是要长针眼了吧。”

 

    “哦,那他应该是快死了。”若松恍然大悟。

 

    然后两人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饭盒,结伴折返下楼了。

 

    或者说他们都在心里庆幸着什么。

 

    什么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1] 按照热血高校的设定,假设原作中主流高校均为男校,则桃井只能在其他普通高校或女校就读,不再跟青峰一起就读桐皇。

 

真是心疼小蘑菇【捂心口


评论(27)
热度(40)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