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半分君をくれ

【青黄】从今往后的我们(上)

 

*写在平行世界的桐海战之后

 

“I should have bought you flowers and held your hand,should have gave all my hours when I had the chanc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摄影师取下之前牢牢握在手中的相机,小心地翻阅着之前拍摄到的图片,随后大喊道:"各位,休息一会儿,再拍最后一套就能结束今天的工作咯。"

 

一旁等待已久的众人终于长舒一口气,助理和化妆师纷纷涌上前去,换衣的换衣,补妆的补妆,争取在这段有限的时间里,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嘶……"

 

化妆师小心翼翼地用粉扑对黄濑额头处那块擦破了皮肉的伤口进行遮盖,听到他低低的抽气声又赶忙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对不起,碰疼了吗?"

 

黄濑摇摇头,表示不用在意,今天梳的是大背头,刘海遮不住的疤痕,只能采取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待额头上的那块区域被小心处理好后,他又伸出手臂,指了指靠近手肘的那块地方。

 

"这里,也拜托了。"

 

伤口有点微微渗透液体,之前扑上去的粉底有凝结成块的趋势,化妆师小心地用化妆棉将液体和伤口表面的污垢吸附干净,然后再次补上粉底。

 

"黄濑君,只此一回,下不为例哦,下班以后呐,赶紧去医院好好处理一下,我真担心伤口会感染的哦。"

 

带着些许心疼的口吻,她语重心长地对这位后辈说道。

 

黄濑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他的声音有些微微沙哑:"我会的。"

 

小助理站在一旁,时刻准备着做点什么。事实上他刚刚注意到,这位黄濑前辈从摄影机前走回来的时候,双腿分明在发抖。

 

一边走还一边极力隐忍着,以为没有被人发现。

 

前辈的工作强度大概是太高了,小助理心想着。

 

"对了,前辈,门口那个人你认识吗?半个小时前站在门口就一直在盯着你看,难不成是……粉丝?"

 

黄濑闻言抬起头朝门口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穿着一身运动服的那人。跟黄濑四目相对的那个瞬间,那人放下一只耳塞,冲他尴尬地笑了一笑。

 

“是……朋友。”黄濑低下头,小声地辩解着。

 

“嘛,我就说……毕竟前辈的粉丝大多数还是女孩子的……”

 

黄濑起身,将手中的啫喱瓶扔给还在喋喋不休的那人。

 

“我去看看……刚才拍的照片。”

 

实际上,他并没有去看什么所谓的照片,而是出了摄影棚走上天台。室内浑浊的空气和紧张的气氛让他觉得有些不适,他双手撑在楼顶边缘的栏杆上,眺望着远方。

 

黄濑的双眼是整张脸最有精神气的地方。

 

都说男人眼尾上扬最为性感不过,放在黄濑身上,这句话大概是一点都没有说错,充满英气的眉毛和直挺的鼻梁,十足有镜头感的五官让他天生就适合在聚光灯下受人膜拜。

 

远处的夕阳早已失去了灼热的威力,发射出的光线软软地打在黄濑身上,给他那刚上过妆而显得过于白皙的皮肤增添了不少生气。

 

微风起,卷起一阵阵青草混合着泥土的清香气息,黄濑张开双臂,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

 

身后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好像有什么人正在朝这边走来。

 

一转头,差点来了个对撞,黄濑没站稳,那人扶了他一把,随后很快就松开了手。

 

黄濑的面部表情稍稍有些扭曲,刚刚那随手一抓正好碰到手肘上方的伤口。

 

“脚……还没好吗?”青峰的声音低低的,在他耳后响起。

 

两人的距离很近,背后温暖的气息透着黄濑稍显单薄的衣物传过来,让他忍不住想再朝着那方位靠近一些。

 

“没关系的……小青峰。”

 

说完这句,他继续朝前走着,却被身后那股无可抗拒的力量一把拉回,紧紧搂在胸前。

 

“到底要躲我多久……黄濑?”那股热气朝着黄濑脖子里灌去,沉重地让他很想逃离。

 

“没有。”

 

黄濑一把推开了他,青峰随后跟上,从侧面再次将他堵住。

 

“没有?”

 

从那次比赛过后,两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得跟以往不太一样了。

 

“我说过的,我已经……不再憧憬你了。”黄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着头慢慢把话说完。

 

不同于以往跟别人说话时那欢脱轻快的语气,青峰比谁都要清楚黄濑这外热内冷的性格。

 

“哈,说到底不过还是一场球赛……”

 

“不……不是这样的……”

 

现在的小青峰跟以前的小青峰,已经不一样了。

 

现在的自己跟以前的自己,也不一样了。

 

“篮球也好,别的也好,我对小青峰都已经……”

 

砰!

 

青峰不耐烦地一脚踹翻了角落那个无辜的垃圾桶,巨大的声响让黄濑突然噤声。

 

“什么嘛,开始吵吵着说崇拜我的人是你吧,每天缠着我一起打球的人也是你吧,现在又说什么不再憧憬,从头到尾我都是被你牵着鼻子在走?”他的拳头捏得死紧,关节惨白。

 

才没有被自己牵着鼻子在走吧?小青峰除了篮球,根本就不会其他的事情左右啊。

 

曾经一直追寻着他的脚步,跑着跑着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节奏。也是,跟在他的后面,无论如何他也没有必要回头多看自己一眼。

 

所以,只要超过他就好了吧?

 

“抱歉,小青峰,我想……我已经有全新的目标。”

 

只要在你周围,总会不由自主被你影响,真是……讨厌这个无比不争气的自己。

 

黄濑走远了,这一次青峰没有再拦他。

 

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青峰气得想要对着墙狠狠来上一拳。

  

“你倒是抽身得干脆,我……”

 

有些话他说不出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这个原本聒噪又麻烦的黄濑。青峰承认自己是个笨蛋,除了篮球跟其他所有事情都相处不来。

 

如今他已深陷,等回过神来,那人却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开什么玩笑。

 

【2】

黄濑下班回家,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尾随了。

 

之前不是没遇到过——他被几个狂热的女粉丝偷偷跟踪了很久,直到他换了现在的新公寓。黄濑不得不提防着故态复萌,因此他在公寓的门口并没有稍作停留,而是直接上了二楼,躲在转角的楼梯处。

 

一会儿过后,黄濑觉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才下楼重新回到自己公寓门口,摸索着掏出钥匙。

 

原本在昏黄的灯光下准确找到公寓钥匙对他而言并不是难事,只不过此刻他正分神判断自己是不是仍然身处危险,然而就在刚扭开门锁的那个瞬间,身后一股力量将他猝不及防推进了公寓,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那人死死压在玄关的柜子上。

 

“小青峰……”

 

虽然没开灯,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只是鼻尖萦绕着一股似有若无的酒精气息,让黄濑不得不在意,他……喝酒了吗?

 

湿热的气息打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缓缓地向上游走,下巴上传来温润的触感,随后那人将他的头揽下,准确无误地吻住了双唇。

 

“唔……”

 

侵略性地,不留任何余地地,将舌尖扫遍黄濑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淫靡的水声在两人耳边响起。

 

虽然这并不是两人的第一次接吻。


对了,第一次接吻是在两人经常打球的那个篮球场上吧?他还记得那个夜晚,球场旁的路灯突然坏掉了,在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是他主动吻上了青峰,而青峰也并没有拒绝。

 

视觉失去优势的时候,听觉和触觉就会异常敏感。

 

耳畔的呼气声,身上传过来的炙热体温,还有死死钳住自己上臂的双手,让人真实又热切得感受到那人的不可阻挡。

 

然而,黄濑还是用力推开了他,起身打开了顶灯。

 

突然被光线刺激到的青峰拿小臂挡住了视线,依然平躺在地上不愿动弹。他胸前的手机信号灯一直在闪烁个不停,黄濑替他掏出手机,翻开盖子就看到无数个来自桃井的未接来电。

 

“小桃?”

 

黄濑回拨了过去,在对方一顿劈头盖脸臭骂之前及时抢占了话语权。

 

“……小黄?”

 

“嗯,小青峰他……”看了一眼地板上醉得不省人事的某人,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在我这里。”

 

“啊……原来如此,害得我白担心了一顿嘛,白痴阿大,你快让他接电话!”

 

“恐怕不行……他喝醉了,你能把他接回家吗?”

 

桃井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他还能走吗?”

 

“……算了。”

 

黄濑想,就算桃井过来接他,只怕也是扛不走这摊如烂泥般的小青峰吧,况且现在天色已晚,如果让自己送青峰过去,肯定搭不上回来的末班车。

 

“他今晚就睡我这里吧。”

 

“那还真是太感谢啦!”桃井放心挂下电话,独留黄濑一人惆怅不已。

 

他将青峰的鞋脱下,放在玄关的鞋架上,然后拽着他的两只胳膊将人拖进了客厅。

 

“疼疼疼……”

 

青峰无意识地喊疼,黄濑从热水器放了些水,将毛巾打湿,拧干过后来到他跟前,给他擦脸。

 

他擦得稍微有些用力,弄得青峰小声抱怨,不过黄濑没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只感觉他的嘴在咕噜个不停。

 

擦好以后他起身准备离开,却突然被青峰一把抓住了胳膊。

 

没睁开眼,可是在半醉半醒之间,他感觉到有人粗暴地给自己擦了脸。

 

不是五月,他的耳边并没有充斥着教育自己的女高音。

 

“为什么……”

 

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说给面前的人听。

 

“为什么……都说我变了。”

 

“你也好,阿哲也好,五月也好,都……”

 

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吧。

 

“我……有在好好反省……”

 

虽然这个笨蛋暂时还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黄濑将他扶到床上躺好,盖好被子,然后去浴室冲了个澡。等他出来的时候,青峰早已趁着酒劲沉沉睡去。

 

他从柜子里找出备用的铺盖,掂了掂重量,虽然对于这个天气来讲稍微有点太薄,不过聊胜于无,熬个一晚上总该没什么问题。

 

他的身后是一头沉睡的猎豹,脑中是一团纠缠的乱麻。

 

第二天清晨,黄濑是被沙沙的水流声吵醒的,支起了上半身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床上,没多久青峰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的是他的衣服。

 

“我没换的衣服,所以……”

 

“随你喜欢。”

 

这件T恤,自己穿的时候还稍微有点宽松,如今穿在青峰的身上,却是刚刚好合适。

 

“别的倒还好,就是……内裤有点紧。”青峰不好意思地冲他挠了挠头。

 

“= =”

 

黄濑气得翻了个身继续躺下。

 

“走的时候麻烦把垃圾也带走一下,还有,衣服……不用还了。”

 

“……”

 

垃圾什么的,是指自己换下的衣服吗?

 

感觉那人在床边站了有好一会儿才开始收拾东西,在这段时间里,黄濑觉得简直度日如年,身后有炙热的视线,仿佛能穿透被子直射到他的身体上面。

 

他是在听到砰的关门声之后才正式起床的,拿出了换洗的衣物还有被套,打算先洗个澡再来给家里来个彻底的大清扫,却在脱下衣服之后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家伙……

 

胸前一大片鲜红的印记,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自己被做了些什么。其他的地方倒是没什么异样,只是……

 

这么看来嘴唇好像跟往常相比有些微微肿起。

 

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黄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脸颊有些微微发烫,前几天还赌咒发誓说再也不想跟他这个白痴有什么瓜葛,现在好像又对自己之前的决定开始摇摆不定。

 

完了完了,感觉脑子不太够用了。

 

原来,笨也是会传染的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分了↑和↓ 【。

评论(10)
热度(63)

© A Bai | Powered by LOFTER